作者:麦海洛(Harold Myra) | 出处:当代信仰实践手册

我们花费在地球上的光阴只是生命中的一小部分而已。即使年过百岁,与永恒相比,仍属短暂。我们大部分的时光将在天堂度过。

天堂在现代人的想法中几乎不占一席之地。过去,当儿童死亡率偏高时,人们比较容易想到天堂,父母设想他们失去的儿女活在天堂,儿童设想他们亲爱的兄弟姊妹活在那里。

现代人只为今天而活。我们喜欢修身养性,保养身体,好叫自己比先祖们活得更长寿且健康。死亡似乎离我们相当遥远,我们以为在地球上可以长生不死,天堂在我们的思想中不再占有重要的地位。

我最初对天堂的想象是受鲁益师的科幻小说的影响。不同的科幻小说,以及圣经书卷——特别是以赛亚书和启示录——对天堂有不同的描绘。有些叙述相当惊人。

无论如何,我得到的结论是,天堂的重心不在于是否有黄金街,也不在于我们是否拥有宠物或生儿育女;乃是在于我们所认识的神的性情。

天堂是奇妙的造物主为我们预备的地方。我们到动物园或郊外都可以看到神的创造;在科学杂志上看到遗传基因分子的模型,不禁令我们赞叹神创造的奇妙。天堂的奇妙就更有赖于我们的想象了。

有人描绘天堂是一处弹竖琴赞美神的画面,少数人觉得这个想法不错,但不少人认为这和主日崇拜一样的单调。天堂大概跟竖琴没有什么关联,不过若真有竖琴,那么神必使它奏出美丽的音乐,远超乎我们所能想象。无论天堂像什么,它将为我们展开兴奋而喜悦的远景。

在天堂里我们可能管理星辰,从事星际旅行,可能存在有比婚姻更深刻的人际关系。眼前要设想天堂的景象肯定是超过我们能力的挑战。那儿必充满喜乐与创意,我们愉悦的情境将会令自己大为惊奇。

设想一群只吃米为生,终生不曾离开小村,不曾见过世面的人,若有人对他们谈起北欧的佳肴,他们或许会嗤之以鼻:毫无米味,不值一提。我们无法明白天堂的全貌,然而神所为我们预备的绝不会了无趣味。

基督降世以前,有些犹太人已经详详细细地描绘出新耶路撒冷的模样,她将悬挂在原有的耶路撒冷城上空,没有遗漏一点细节。事实却全然不同。基督耶稣来临的时候,犹太人的末世论完全谈不到要点。谁能说:神将在十字架上受死呢?没有人敢作如此的想法。阅读旧约的人没有能明白地预见预言的应验方式,然而在耶稣身上所有的预言均实现了。

天堂仿佛是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,我们阅读后才会惊奇道:多么出人意外呀!对于天堂,我们完全无法置喙。任何提供图表的人终要说道:“我已经用尽了想象力了,然而天堂必定与我所想的不同。”

天堂必是超过我们的想象。它远大于我们的世界与意识所能容纳。在天堂里,我们将进入神博大的创造力与深爱之中。我们今世生命中的经历——喜乐、期望、忧伤、失望,和渴望——在天堂中将寻获意义。在此,千年万年永永远远,我们将与神同在一个崭新的世界中。